当前位置: > 养生保健 > 现代中医 >

挺起中医的脊梁 ——访我国中医气血派创始人姚登贵先生

发布: 2016-06-17  | 来源:www.xdjk.net  |编辑:现代健康网  |查看:
收藏
文/陈鹏军
到目前为止,除了重症肌无力没有临床治愈病例外,其他所有疾病在我这都有大量治愈病案可查。说明中医气血论的理论体系是完善的、疗效是确切的,是经得住临床考验的,欢迎大家来查证核实。
———姚登贵
他,生于河东大地,自幼聪慧、酷爱读书,“博览群书通《素问》,勤求古训攻《金匮》”。从医50多年来,他几乎天天学经典、做笔记、记医案。他坚信,在中医这条道路上,只有站在巨人肩膀之上,才能走得更高、行得更远!
他,爱读书,但是并不读死书;他,读经典,但是并不迷信经典!他认为,中医更需要创新意识。既然这么多疑难杂症在传统中医经典中找不到解决对策,那我们就要敢于怀疑经典,跳出传统经典的束缚!他在总结前人经验的基础之上提出了“气血论”,被誉为中医气血派创始人!
他,从医50多年,出版六部专著,200多万字。现代医学束手无策的股骨头坏死、红斑狼疮、白癜风、三高症、糖尿病、心脏病、癌症等疾病,经其气血疗法治疗,无数病例神奇康复!《新华网》赞其为“纯中药治疗癌症第一人”、还有人称其为“活血理气法治疗顽固性便秘、腹泻第一人”、“活血理气法治疗糖尿病、高血压第一人”!
他,多次受邀走进中南海,为首长、部长把脉调理,2011年11月在庄严的人民大会堂主讲气血论。他的科研成果被编入《中国发明家大辞典》、《中国人才世纪大辞典》、《中国专家人名大辞典》。其中顽固性便秘综合疗法,是国家中医药管理局30年来唯一重点推广项目。
他,就是中医气血派创始人——姚登贵先生!
姚登贵
中医更需要创新
气血论的萌芽
中医药又称国粹,护佑华夏文明五千年。然而,目前社会上仍有大量的疑难杂症得不到有效治疗,西医解决不了,中医也解决不了,为什么?说明中医传统经典理论也须与时俱进。
近两千年来,“医圣”张仲景的《伤寒杂病论》一直被尊为“经方之祖”,它把中医引入一个新的时代,但其“六经辨证”也让后世医家画地为牢,形成思维枷锁,一千多年来一直无人突破。
毛主席教导我们:“中医药学是一个伟大的宝库,应当努力发掘,加以提高。”既然这么多疾病在传统中医经典中找不到解决对策,那我们就要敢于怀疑经典,跳出传统经典的束缚!
姚登贵
一、站在巨人肩膀之上——“靠书本起家”
姚登贵从小酷爱读书,天资聪颖,记忆力超强。“文革”期间,在夏县财贸委工作的姚登贵赴甘肃兰州出差,在马邑寺门口看见一套中医古书,翻阅几页便被深深吸引,然而要价却高得离谱——350元!当时他一个月工资才25元,这套书相当于他一年多的收入。姚登贵在书摊徘徊一上午,久久不舍得离去,最终在同事们的帮助下,咬牙凑钱买了回来。
就是这套古书把姚登贵带入了中医行业,为此,他放弃了去省财政厅和县农业银行工作的好机会,向组织申请成为了一名中医大夫,并且很快干得有声有色。到1973年,年仅30岁的姚登贵,已经成为全省卫生系统唯一的一个“先进工作者”。
1973年,姚登贵进入运城卫校进行为期三年的脱产学习,这让酷爱读书的姚登贵如鱼得水。“博览群书通《素问》,勤求古训攻《金匮》”是他三年学习的写照。白天泡在图书馆,晚上回宿舍摘抄、做笔记,到毕业时,摘抄和笔记已经堆满了好几箱。三年的静心苦读,让本来就悟性极高的姚登贵彻底脱胎换骨。
夏县当地有一位小有名气的刘姓老中医,姚登贵一有空就去找他交流学习,两人结为忘年之交。上世纪七十年代,老人去世,毕生积累了以《普济方》为代表的大量中医典籍和医案,姚登贵以2000元高价向其子求得。在当时,2000元足以盖五间房子、修一座院子。
行医多年,姚登贵养成了每天做笔记、写总结、记医案的习惯,这些资料如今堆满了整间屋子。姚登贵最喜欢研读清代名医王清任的《医林改错》,王清任对历代医家、医学典籍的点评,往往能够引起他的共鸣。然而,经过多年的临床实践,他发现《医林改错》也存在很多问题,于是姚登贵开始做另一件事情——为《医林改错》进行纠错。
二、“以有定的书治无定的病,其道必穷”
姚登贵不是中医科班生,但其学识渊博、博古通今。由于没有受到传统中医教条理论的束缚,他在临床中不盲从权威,一切从实战出发,一切从效果出发,大胆尝试,反而解决了很多疑难杂症,创造了大量神奇案例。
1973年,他不到两岁的小女儿患百日咳,发烧、咳嗽、气喘无法入睡,在多家医院治疗始终不见好转。作为骨科大夫的姚登贵情急之下,按照中医骨科用药的理论和特点,自制通气通血的外敷膏药,给女儿贴在背上,当晚见效,第二天痊愈。这是姚登贵运用气血论跨科治疗的初次成功实践。
“牙疼不是病,疼起来真要命”。同年三月,姚登贵的一位同学(体育教师)患上严重的风火牙疼,白天难以进食,晚上彻夜难眠,严重时拿脑袋撞门。多方医治无效,姚登贵运用骨科名方“跌打丸”施治,迎来同事们的冷嘲热讽,结果活了血、化了瘀、消了肿、止了疼,牙疼当天止住!这是运用活血化瘀跨科治疗的又一成功案例。
无独有偶,有一位患有严重神经性耳鸣的朋友,总感觉有知了在耳边鸣叫,严重时甚至听不到周围人说话。在医院内科治疗多日无效,精神萎靡,几近崩溃。后找到姚登贵,运用气血疗法,通过改善供血,耳鸣症状很快消失。
姚登贵把中医骨科治疗中的用药思路,大胆应用到其他疾病,并且屡获成功,这是中医气血论的萌芽。他直接从“中医圣典”《黄帝内经》寻求理论指导,从生命之本源——气血入手,结合自己治好各种病例的临床实践,逐渐形成了一套系统而完善的理论——中医气血论。
气血论的成功使他领悟了一个道理:“以有定的书,治无定的病,其道必穷”,一个医生要想在行医道路上有所建树,绝对不能因循守旧、墨守成规,一定要敢于突破、大胆创新。“靠书本起家,但绝不能靠书本成名!”
三、“用为穷人治病的方子给富人治病,怎么能治好!”
《黄帝内经》是中医学诞生的标志,是中医理论的源头活水,然而它全书都在教人如何防病,在开方抓药等技术层面内容相对缺乏,因此在临床实践中,历代医家更推崇的是被誉为“经方之祖”的《伤寒杂病论》。
《伤寒杂病论》产生的背景是东汉末年战乱纷争的年代,战乱导致饥荒、瘟疫,老百姓大多营养不良、饥寒交迫、体质虚弱,所以《伤寒杂病论》所有方剂的立足点都是营养不良的体质,它是为穷人治病的!
现代社会是一个营养过剩、富贵病多发的年代,人们普遍缺乏运动而且精神压力大,国民体质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时代在进步,体质在改变,中医组方思想也应该及时调整。所以姚登贵先生认为:在《伤寒杂病论》的基础之上,中医理论必须与时俱进!
姚登贵先生因治疗顽固性便秘和腹泻而享誉国内外
中医气血论的初步实践
姚登贵把气血理论运用到肠胃系统,获得巨大成功,解决了世界性难题——顽固性便秘、腹泻、脓血便。他的科研成果“腹泻一贴愈”、“便秘一丸通”两大新药被列入国家科委火炬计划,获科技之光成果金奖。他的顽固性便秘综合疗法,被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列为三十年来唯一重点推广项目。姚登贵和他的“气血论”因此享誉国内外!
一、顽固性便秘、腹泻的中医传统疗法
姚登贵最初是一名中医骨科大夫,在临床治疗中他发现大量病人由于长期卧床诱发了顽固性便秘,久治不愈,痛苦不堪,干扰了骨病的正常治疗,于是他开始重点关注便秘和腹泻。
对于便秘和腹泻,传统中医已经有比较成熟的治疗方法。《医贯·阴阳论》讲:便秘属“太阳之人”,腹泻属“太阴之人”,认为这是两种相反的疾病,治疗方法也是完全相反的。
“太阳之人,冬不须绵,口常饮水,色欲无度,大便数日一行,连芩柏、栀子、芒硝,怡不知怪。”
传统中医认为便秘患者是太阳之人,这类人冬天不穿棉衣,经常口干口渴,行房无节制,大便几天才一次,这类人群需要经常服用黄连、黄芩、黄柏、栀子、芒硝等寒性药材,一点都不会觉得奇怪。
“太阴之人,暑不离复衣,食饮稍凉,便有腹痛泄泻,参、芪、术、干姜、肉桂,时不绝口。”
腹泻患者是太阴之人,这种人大夏天也要穿好几层衣服进行保护,稍微吃点凉的、喝点凉的,便会肚子疼和拉稀,对于这类人群,传统中医主张常年服用人参、黄芪、白术、干姜、肉桂等热性食材,一年四季都离不开。
对于顽固性便秘和腹泻的治疗,传统中医应用的是《黄帝内经》“寒者热之,热者寒之”的调养理念,讲求的是阴阳平衡。姚登贵则认为:所谓的“阴阳平衡”仅仅是一种理念,是无法把握、难以衡量的,阴阳怎么调才能算平衡?所以大多数医家在施治过程中不好把握用药的量,造成的结果是患者不仅需要长期服药,而且往往顾此失彼,把太阳之人治成太阴之人,导致便秘和腹泻反反复复。
二、顽固性便秘、腹泻的气血疗法
姚登贵在总结前人治疗便秘、腹泻的经验和理论基础上,又往前推进了一步。
太阳之人为什么会产生便秘?根源在于内热过重、体温偏高,大肠温度偏高就容易导致大便干结,形成羊粪蛋状。《医林改错》讲:“血遇热煎熬成块”,脏腑体温过高,血液就容易因热形成淤堵,导致肠胃气血功能下降,“气虚失运,血虚失润”,这是顽固性便秘产生的根源。
太阴之人为什么会产生腹泻?根源在于脏腑虚寒、体温偏低,肠胃虚寒过重就容易形成溏泄、下坠和里急后重。《医林改错》讲:“血遇寒凝结成块”,脏腑体温过低,血液就容易因冷形成淤堵,导致肠胃气血功能下降,“风冷入肠胃,二虚必泄痢”,这是慢性腹泻产生的根源。
所以姚登贵认为便秘和腹泻属于异病同源,造成疾病的原因是一样的,都是“堵”。因此治疗原则也应该是一样的,坚持通气通血,一定能够解决。丰富的临床经验,让姚登贵对气血理论治疗便秘、腹泻有了更深刻的领悟,总结成一句话就是“气活肠自运、血活肠自润”。
山西太原有一位王姓顽固性便秘患者,严重时9天大便一次,在医院灌肠七天没有任何效果,采用气血疗法当天见效;运城一位20年的慢性结肠炎患者,服用他开具的中药后,十几天如正常人;山西夏县有一位患者,患脓血便五年,姚登贵半月将其医治痊愈。
气血疗法追求的是“气通血通”,具有以下两个特点:一是治疗效果好,不仅见效快,而且愈后效果好,不易复发;二是辨证简单,安全性好,适合治疗不同体质的患者。许多久治不愈的顽固性便秘、腹泻、脓血便患者慕名而来,接受姚登贵的治疗后,大多奇迹般痊愈。
三、顽固性便秘、腹泻气血疗法的重大影响
姚登贵把治疗顽固性便秘和腹泻的理念,和对病案的点滴感悟都记录在册,最后形成了《气活血通治便秘》、《腹泻痢疾方剂大典》等著作,被同行奉为经典。
他在气血论指导下研制的“腹泻一贴愈”和“便秘一丸通”两个产品,也获得了山西省人民政府金质奖,1994年获国家科委“中国科技之光成果金奖”。他的顽固性便秘综合疗法,1999年成为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重点推广项目,这也是三十年来国家唯一重点推广的中医药项目。
1991年,哈尔滨市农委干部马顺德,患慢性腹泻50年,先后到过三个国家治疗无效,经姚登贵调养9天明显好转,一个月彻底痊愈。
1995年,曾任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播音员的杨培英女士患脓血便21年,后找姚登贵调理,半个月后病情好转,半年后彻底痊愈。她的康复故事在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播出,引起国际震动:日本、美国、英国、法国、加拿大、香港、台湾等国家和地区的患者来信来电求药、来人诊疗,姚登贵先生从此名扬海内外。
气血论大放异彩,攻克无数疑难杂症
中医气血论的成形
运用气血论成功攻克顽固性便秘和腹泻之后,姚登贵决定向更广的领域延伸,在临床实践中不断探索和尝试,并总结成系统的理论体系。随着一个个疑难杂症和危症重症被成功攻克,最终形成了包含“两大法、四大证、六大定、八大明、十大清、十二个注意、十四个做到、十六个成效、十八种疾病”的中医气血论。
一、人体所有疾病都是因为气血不通所致
《黄帝内经》讲:“人有阴阳,即为气血,阳主气,故气全则神旺;阴主血,故血盛则行强。人生所赖,惟斯而已。”气和血是人体两大基本组成部分,是生命的根本!如果抓住了人体生命的根本——气血,所有疾病就会迎刃而解。
姚登贵认为:“生命很简单,一堵就麻烦。气运无力,血行不畅。轻者脉道凝滞,坏死糜烂;重者心肌梗塞,生命祸灾。”
他认为人体五脏六腑出现疾病,都是因为气路和血路堵塞,气和血无法充分输送到相应组织,从而导致脏器功能下降所致!“脏得气而丰,得血而运”,五脏六腑得不到气和血的滋润,自然就会出现器官萎缩、功能下降,进而产生各种关联疾病。
二、气血运行失调的五大证型
中医气血论认为:气虚是百病之源。气虚必然气滞,气滞就会血瘀,气滞血瘀则百病丛生。如果元气不足,推动力不强,血脉就会不同程度地瘀堵,进而出现气滞血瘀、气滞血凝、气滞血断、气滞血乱、气滞血逆五种证型,即气血运行失常的五个阶段。
第一阶段(证型):气滞血瘀,虚实并存。
“血瘀”其实就是西医所指的血液粘稠度过高。血液中有大量代谢残留物,在血量供应不变的情况下,组织器官可利用的能量就处于相对不足的状态,五脏六腑功能就会下降,人体就会处于亚健康状态,出现虚证和实证并存的现象,这就是中医所讲的“正气夺则虚、邪气盛则实”。
第二阶段(证型):气滞血凝,四肢冰凉。
“血遇热煎熬成块,血遇寒凝结成块。”血液粘稠度过高,遇到热邪和寒邪,就容易出现瘀堵现象,造成四肢末梢供血不足,从而出现四肢冰凉的现象。很多女性手脚冰凉就属于这个阶段。
第三阶段(证型):气滞血断,坏死糜烂。
血管彻底堵死,就会造成局部供血中断,组织器官就会出现器质性病变,造成各种坏死糜烂。股骨头坏死,糖尿病并发症的烂腿,各种胃溃疡、口腔溃疡,溃疡性结肠炎,女性宫颈糜烂等都是“气滞血断”的典型症状。
第四阶段(证型):气滞血乱,绝症出现。
血管局部堵死以后,除了坏死糜烂,还会造成血液失去控制,在体内改道乱行,出现淤堵,形成各种增生性疾病:良性的称之为肌瘤,恶性的称之为癌症。例如乳腺增生子宫肌瘤卵巢囊肿、结节增生及各种癌症。
第五阶段(证型):气滞血逆,五脏血瘀。
气血堵塞越来越严重,淤血就会逐渐由四肢百骸过渡到五脏六腑。由于五脏皆虚,功能整体下降,人体容易出现百病丛生的局面。许多严重危及生命的疾病,如心梗、脑梗、脑出血以及糖尿病等,就属于“气滞血逆”的证型。
三、气血论在治疗疑难杂症方面的奇效
中医气血论推翻了现代医学认为很多慢性、恶性疾病不可治愈的定论,对冠心病、脑中风、糖尿病、癌症,以及股骨头坏死、红斑狼疮、白癜风、牛皮癣、过敏性紫癜等疑难杂症效果神奇。
运城夏县一位三十岁的女性,剖腹产手术以后,腹部伤口40多天无法愈合,一咳嗽肠子就会挤出来,后经姚老调养,9天伤口愈合。
运城绛县有一位74岁的郭姓患者,术后感染,背上创面如煎饼大小,深可见骨,就诊于全国7大医院,遍访中西医,14年不愈。姚老施以“以新顶溃,以血养生”之法,一个月痊愈。
山西夏县一位14岁男孩,患顽固性便秘,29天不大便,在全国四大省级医院治疗无效,光检查费就花了4万,经姚老治疗,6个小时后顺利排便,当天出院。
山西运城一位9岁女孩,患过敏性紫癜6年,全身出现点状、片状红斑,被西医院判定为终身性疾病,后经姚老调养,一个月康复,再也没有复发。
太原迎新街一位25岁的王姓女性患者,患有系统性红斑狼疮,经姚老开方调理,两个月全部消失。
一位从美国回来的秦姓牛皮癣(俗称银屑病)患者,辗转多国治疗无效,利用暑假回国治疗,经姚老调养一个月,牛皮癣全部消失,恢复健康。
山西祁县一位50多岁的王姓白癜风患者,多年医治无效,后经姚老调养,两个月白斑缩小一半,手部皮肤明显变黑。
山西电视台曾有7位不孕不育患者,组团找姚老调理,当月就有六人成功怀孕。一位青年女性,三年不通月经,经姚老调理一个月,月经恢复正常。
山西吕梁一位刘姓领导干部,患有股骨头坏死,从北京大医院坐着轮椅回来,后经姚老调养,20天就能下床,半年时间彻底治愈。
随着一个个疑难杂症和急症危症得到攻克,姚登贵最终形成了包含“两大法(实则气攻、虚则血润);四大证(归证、定证、辩证、治证)”;另外还有“六大定、八大明、十大清、十二个注意、十四个做到、十六个成效、十八种疾病”在内的完善而独特的中医气血论。
2011年,姚登贵先生受邀在庄严的首都人民大会堂宣讲中医气血论,并受到时任卫生部部长陈竺和世界卫生医学会主席塞西尔•威尔森的亲切接见。
大医精诚,为民解难,为国分忧
中医气血论的未来
正因为他恪守医生的本分,心无旁骛,精研医术,他才能超越经典,开宗立派,成为一代中医大家!同时,作为一位医家,也应该常怀“大慈恻隐之心”,立誓“普救含灵之苦”,承担起相应的社会责任。
一个提议
这两年,国家为了改善民生,在解决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上主要实施了两大举措:一是加大财政投入,通过实现全民医保,加大报销力度,降低老百姓负担;二是建立分级诊疗机制,避免因小病占用大量优质医疗资源。
姚登贵认为,国家更应该把重点精力放在提高诊疗技术上。诊疗技术提高了,原本需要手术的不用做手术了,原本需要住院的不用住院了,充分发挥中医调养慢性病“简、便、廉、效”的优势,让患者学会自己调养慢性病,大家也不用去医院了,看病难和看病贵的问题自然能够得到根本解决。
举个例子: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儿积食,送到儿童医院去,没有一万块钱,不折腾半个月出不来;而且即使花费这么多也治不好,搞不好还把发烧拖成肺炎。采用中医气血疗法调养,一天退烧,两天痊愈,花费不到一百元。
两大愿望
而今,年逾七旬的姚登贵先生,从不愿意多谈个人的荣辱得失,面对镜头,他说出了心中的两大愿望:
一是气血论能够获得国家和学术界的推广
行医五十多年来,姚登贵先生用数不清的医案证明了他的中医气血论。用姚老的话说:“到目前为止,除了重症肌无力没有临床治愈病例外,其他所有疾病在我这都有大量治愈病案可查。说明中医气血论的理论体系是完善的、疗效是确切的,是经得住临床考验的,欢迎大家来查证核实。”
一个个鲜活、成功的医案向我们昭示,中医气血论彻底改变了传统中医原地踏步的局面,它将还原古典中医“国粹”的本来面目。对于中医气血论,姚登贵先生希望大家抱着积极的态度,去认识它、了解它、接受它,然后加入它、体验它,推广它,不仅成为它最大的受益者,更成为它虔诚的推广者。这必将是一件功德无量的大善事!
二是运用气血论解决当今社会威胁人类健康的四大杀手
冠心病、脑中风、糖尿病、癌症,已经成为威胁现代人健康的四大杀手。姚登贵先生认为:不论西医还是中医,之所以无法战胜四大杀手,其根源就在于没能抓住疾病的本质。
“人体治病,以通为要;人体养生,以通为本!”中医气血论提纲挈领,一针见血,从生命的根本——气血入手,抓住了四大疾病产生的根源——气滞血瘀,为大量的患者解决了困扰多年的疾病,诞生了很多神奇的病例。
北京一位心脑血管病患者,24小时离不开氧气罐,鼻子插管把鼻孔都磨破了。患者万分痛苦,每天只要能脱离氧气罐三五分钟就是他最大的奢望。经姚老调养,15付药过后,每天只需要吸氧两个半小时;坚持调养2个月,彻底摆脱了氧气罐。
“中国防弹衣之父”,中国工程院院士,解放军原总后勤部副部长周国泰少将,曾因患糖尿病导致右眼两度失明,在国内外多家医院医治无果,后经姚老悉心调养,眼睛彻底复明。
被誉为“当代蔡伦”的造纸业大佬,DMC全球纸业集团董事长程相武患有严重的糖尿病,依靠胰岛泵才能控制血糖。经姚老调养一年,血糖稳定,彻底康复。历时5年没有再复发,现在每天可以含着冰糖吃。
2013年,运城一位80岁的老汉,肺癌晚期,一天咳一碗血,子女已经放弃治疗,后经姚老调养,仅仅七天咳血止住,又调养三个月,满面红光、精神矍铄,面对镜头,老人老泪纵横。
三大工程
在谈及未来时,姚登贵说出了自己余生要干的三件大事:
一是创办一所正本清源的气血论中医药大学,打造中医界的黄埔军校,让中医气血论香火永续。传统中医药大学学习四年,很多人还不会开方行医;姚老说,用中医气血论教学,一年的时间就可以培养出高水平的中医大夫。
二是创办一所全国连锁中医院,造福百姓。当连锁中医院开遍全国各省时,就可以把大学培养的人才源源不断地输送到全国各地,中医气血论就能遍地开花,从而解决全国各地老百姓的健康问题。
三是创办一所中药厂,让中医气血论走出国门。古典中医讲求药材道地、古法炮制,“品味虽贵,必不敢减物力;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如果能建设一所原汁原味的中药厂,从药材选取到炮制工艺都进行层层严格把关,这样中药产品就能充分发挥气血论的威力,彻底解决各种疾病。
同时,坚持“秘方产业化”,可将生产的中药产品输送到全世界,让中医气血论走出国门,造福全人类。
大医精诚!姚登贵先生几十年如一日地精研自己的气血论,希望有朝一日能够运用中医气血论,战胜各种疑难杂症和慢性疾病,彻底解决人体所有的健康问题,从而挺起中医的脊梁,还原中医“国粹”的本来面目!
回到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