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养生保健 > 现代中医 >

实地探访全国首家互联网国医馆:大数据赋能中医药

发布: 2018-01-05  | 来源:健康界  |编辑:www.xdjk.net  |查看:
本文相关:互联网国医馆
收藏

“中医药互联网故事,今天将要打开门讲……”2017年11月22日,倪荣在朋友圈发布了一条颇具深意的话。3天后,全国首家互联网中医馆——乌镇互联网国医馆诞生,原浙江省卫生信息中心主任倪荣正是该项目的总设计师和建设主持者。

在很多人眼中,讲究望闻问切、辨证论治的中医,与高大上的大数据、人工智能无缘;“秘不外宣”“闭门传承”的中医药传统,和具有共享精神的互联网也不相融。在西医风行的当下,中医却偏居于一隅,信息化发展步履维艰。

倪荣在努力探索改变这个现状。在乌镇互联网国医馆中,人们尝试赋中医药以广而无界的互联网新动能,将大数据嫁接进“望闻问切”的古老诊疗手法中,循序渐进地为中医寻求互联网时代发展新方案。

古老的中医智慧与现代的互联网思维,在小桥流水、白墙黛瓦的乌镇正尝试达成一种默契。

实地探访全国首家互联网国医馆:大数据赋能中医药

乌镇互联网国医馆

“打开门讲故事”

乌镇互联网国医馆位于虹桥路上,馆内阁楼鳞次栉比,与周围的江南古风建筑浑然一体,游人若初来乍到,或许无法想象这是一家中医馆。这确实不是普通的中医馆,打开门,内里别有洞天,互联网的元素无处不在,时时让人有未来已来的错觉。

在这里,“智能医生”能够为百姓提供在线体质辨识,利用远程设备可以随时连接数百家医院的大牌中医问诊咨询,中药颗粒制剂实现自动精确配方、在线配送……其中,利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开发的“悬壶台”堪称最大亮点。

馆方介绍,“悬壶台”实际上是一套中医临床辅助诊疗系统。它以辨证论治为核心,将1441条证型、1528条药物禁忌、数千个处方、上万条知识条目凝聚成一套涵盖疾病证型、治法、体质、处方、配伍的云化解决方案,可以为中医生提供临床决策支撑。

乌镇互联网中医馆内“中医+互联网”产生的奇妙化学反应,颠覆了很多人对中医信息化薄弱的认知。

事实上,作为乌镇物互联网国医馆的设计者,倪荣正是有感于中医信息化的滞后,一直尝试建立一个中医的基础数据库。而探索中医信息化对于中医药发展无疑具有重要意义。

众所周知,中医药人才匮乏一直掣肘中医药的发展,在基层,那些刚毕业的中医生,碰到最大的问题就是欠缺辨证论治的经验,不敢开方。“西医治病的标准基本上是统一的,但在中医体系中,个体之间的治疗都是不一样的,造成新进中医大夫,无章可循,不会辨证、不敢开方。”倪荣说,这让他逐渐意识到,中医在理论与应用之间缺少一个现代化意义上的工具。

所以,他首先要找到这个工具。于是从2016年起,倪荣带领他的团队,利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的技术,开发出了“悬壶台中医智能诊疗系统”。该系统一经推出,便大受各方好评,许多中医医疗机构纷纷主动引入。

实地探访全国首家互联网国医馆:大数据赋能中医药

“华佗云”数据图

截至日前,悬壶台已接入310家中医服务机构,覆盖浙江省全部11个地级市,累计开出处方近180万张,服务55万基层百姓,成为世界应用最广的中医“智能医生”,并作为全国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中医诊疗区(中医馆)健康信息平台的“辨证论治”核心,在全国推广应用。

不过,倪荣并不满足于此,他结合微医“互联网+中医药”的规划,把“悬壶台”系统进一步升级拓展,于是集合众多中医智能应用、可进行中医大数据云存储与处理的智慧平台“华佗云”诞生。

一个中医药辨证论治的工具,一个支持中医药大数据储存和处理的云平台,倪荣最初构想渐渐落地。

倪荣说,随着“华佗云”的问世,中医真正实现了可以辨证的开方,将它接入更多中医药服务机构后,实现信息的互通有无,大数据的汇集可以展现出很多有价值的东西。如,服务机构可以通过大数据分析查看大样本患者就诊需求或者个体患者诊治过程资料,为机构管理、临床诊疗提供决策支撑;政府通过它,能够实时了解中医药服务机构的诊疗状况,方便高效地开展行业服务、监督、监管。

值得一提的是,乌镇互联网国医馆内还琳琅满目地展示了中华五千年的中医药文化、中医流派传承、32省市道地药材、智能中医创新应用。

“走两端”

杭州米市巷社区中医馆是310个使用了“悬壶台”的中医馆中的一员。在该中医馆内,卢建华大夫正在通过“悬壶台”为一位患者看病,传统的望、闻、问、切后,在系统中输入患者的症状,系统便自动弹出数个经典中医药方。卢建华根据患者实际情况,很快就选择了最合适的一副药方,对症加减几味药材,最后自动生成了一个融合网络大数据智慧以及中医实际诊疗的中医处方。

健康界发现,医生们对这个“智能中医生”非常认可。它不仅可以帮助中医师开药方,还提供了一个继续学习的平台。在“悬壶台”中,不仅有针对患者的循证中医药方,还有无数经典病案,这都成为医生日常浏览、学习的对象。

嘉兴市中医院院长沈瑞林曾为“悬壶台”的研发、改进提出了很多合理化建议。他介绍,这些中医药方,几乎都来自于中医药教科书、指南等公开的经典中医书籍,药方千锤百炼,疗效经过无数次验证,极具普适性,是最便易、最基础、疗效最佳的中医药方集合。

嘉兴市中医院、米市巷社区中医馆在“悬壶台”的帮助下,服务能力得到显著提升。相比应用系统前,米市巷社区卫生中心现在中药饮片和非药物治疗的服务占比提高了10%以上。

相似的效果已经在310家应用“悬壶台”系统的中医药服务机构中逐渐显现,显著提高了基层中医药服务能力,这是倪荣设计该系统的初衷。

实地探访全国首家互联网国医馆:大数据赋能中医药

中医生借助“悬壶台”为患者诊治

倪荣说,“悬壶台”最初的定位目标就在基层。他认为,一是基层医疗资源相对匮乏;二是中医性价比较高,十分适合于百姓治未病、控慢病。

在“悬壶台”最新的版本中,就充分展示出对基层慢病患者治疗的作用。它基于心脑血管病的大数据样本分析,增加了心脑血管病专区,关注血压、血糖等慢病数据管理,经体质辨识分析,系统会自动推荐心脑血管病相关的处方、相似医案。

按照倪荣的规划,可以将华佗云平台接入到县级医院,以发挥龙头作用,辐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乡镇卫生院,乃至村卫生室,但这遭遇基层医疗机构信息化建设滞后的制约——在绝大多数乡村地区,乡镇卫生院没有能力连接到县级平台,每一个乡镇卫生医院都是一个单独的操作单元,相应的华佗云也需要直接下沉到乡镇卫生院乃至村卫生室。

在倪荣看来,聚焦基层并不意味着放弃高端,他形容为“走两端”,除了连接基层医疗机构之外,让“悬壶台”向上连接中医的学术带头人,依靠他们的丰富诊疗经验,可以对系统不断更新、改进,甚至建立一套中医诊疗标准,这有助于实现中医标准化和传承。

“撞墙”

在一定意义上,乌镇互联网国医馆也是传统中医的“破壁者”,它在用互联网的无界力量,打破中医药的有界藩篱,让优秀中医药技术不藏于深院孤本,实现共享。

在倪荣还担任浙江省卫生信息中心主任时,他就发现中国绝大多数的健康数据都在医院里,这个医院数据像一道围墙,很难公开共享。他当时想到,能不能撞一撞医院的数据围墙,把这个数据流出来,让全社会老百姓共享。

“到底是墙被撞破,还是我的头被撞破,我也打一个问号。”倪荣笑言。

时过境迁,倪荣的问号已经慢慢成了感叹号。乌镇互联网国医馆,这个寄托了倪荣“打破医院数据墙”的地方,正在用互联网的巨锤撞击着千年中医药的厚厚墙壁。

而在“撞墙”的时候,倪荣无疑要面临无数难题,其中最首要的是,如何把大牌中医的经典名方,以大数据的方式展现出来。

倪荣曾受邀为一个拥有十二家中医馆的民营连锁医疗机构的中医药方进行数据化处理,但他发现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并非大数据处理技术无法支持,而是因为所有药方都是一堆缺少辨证辨证论治的“垃圾”。之后,他不止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实地探访全国首家互联网国医馆:大数据赋能中医药

应用手机客户端进行远程中医咨询

“当我们看张仲景的《伤寒论》、《金匮要略》,每一个药方前面都有大段的文字进行辨证论治。一个患者的病在表还是里?体质是虚还是实?脉象是阴或阳……最后开出药方。古代名医大家无不若此,大医精诚,几千年后的我们还在享用他们的智慧。”

但在今天,很多中医却讲究“秘不外宣”,并不愿意把自己对疾病的辨证智慧分享诸人,中医方子上只剩下了两个元素,一个是病症,一个药方,“肝病一张方子,感冒一张方子……它前面没有辩证,无法对应。”倪荣口中的“无法对应”,是指外人无法通过药方,明白它背后针对疾病的辨证论治的思维,而这正是中医的精华所在。

一些地方中医的保守、刻板,深深触动了倪荣,他另辟蹊径,将业已公开的中医教科书、指南、古典医书上的药方精华汇总,结合一些中医诊疗实践中的常识,定制出简单化、科学化的系统诊疗模块。这也是倪荣认为“悬壶台”适合在基层应用的原因之一。

在采访的过程中,倪荣感慨,在开发“悬壶台”的过程中,酸甜苦辣一言难尽,几天几夜讲不完。过程的艰难,也坚定了他的决心——让乌镇互联网国医馆以及“悬壶台”“华佗云”成为搅局者,犁平中医派系与派系、医院与医院、专家与专家之间的沟壑,让优秀的中医技术惠及更多人。

“远志图”

在乌镇互联网国医馆挂着三块倪荣手书的大牌匾,除了“悬壶台”和“华佗云”,还有一块就是“远志图”。

远志所图,必为广大。倪荣解释,远志是一味中药,可以让人心神安定,“我们以后也会比较踏实、坚定地去做更多的事情。”

近日,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副主任、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王国强调研乌镇互联网国医馆后表示,乌镇互联网国医馆打破了传统运作模式,是“互联网+中医药”的创新代表。乌镇互联网国医馆要立足“以人为本、以通为本、以用为本、以效为本”,充分利用数据优势,在“国医、国药、国技、国礼”的基础上,争创全国独一无二的中医药健康文化基地、中医药数据集散地,实现中医药健康养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带动中医药产业汇聚浙江、聚集乌镇、通向世界。

王国强的这番肯定,让倪荣既感到振奋,又受到启发。倪荣为乌镇互联网国医馆的未来勾勒三幅图景。

一是争创全国独一无二的中医药健康文化传播基地。中医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倪荣认为,可以通过互联网的手段,将全国各地不同的中医药文化,通过可视化、数字化、虚拟化的场景显示出来,让更多人共享。

/

馆内展示了全国各地的特色中药材

二是建设全国独一无二的中医药人工智能推广和数据集散基地。倪荣透露,乌镇互联网国医馆云平台上产生了海量的中医药数据。他对于大数据的价值有清醒的认识,他认为中医药大数据可以在清洗、处理后产生巨大的价值。此外,乌镇互联网国医馆作为国内最大的人工智能中医药应用场景,下一步他将按计划把“悬壶台”“华佗云”等中医药人工智能产品推广到全国。倪荣表示,“远期目标是加入‘国家队’,能够承担与国计民生相关的重要东西,服务更多百姓。”

三是搭建全国独一无二的中医药相关健康产业网上推广交流平台。相比于西医西药,我国中医药产业还比较薄弱,中药材的采摘、配送,方药制作生产,还存在巨大的发展空间,以次充好者、甚至以假乱真者现象时有出现。乌镇互联网国医馆可以凭借自身的品牌,为地道的中药材背书,作为地方中医药推向世界的窗口。国医馆内的国礼人参白山馆,就是其中一个典型。通过与白山市政府合作,将白山市人参等道地药材和产品,经过国医馆的严选推荐,线上线下结合,推向世界。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法》正式实施,“中医药一带一路”规划启动——无疑,中医药健康服务和产业迎来黄金机遇期。

倪荣说,乌镇互联网国医馆在如此背景下,可以做很多有意义的事情。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文章转载自网络,发布文章 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用,另:文章 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 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回到首页